首页学生风采王怡:左手央美,右手伦艺

王怡:左手央美,右手伦艺

2019-08-13

 

2015年夏天,央美本科招生考场。

 

想考清华美院的王怡,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到央美碰碰运气。没想到,这一碰,就遇上了央美考题改革。不画素描色彩石膏人像,吃棒棒糖画包装。王怡还记得,考官给每人分了根棒棒糖,还让大家尝一尝。

 

高考培训班那些背构图派不上用场,央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没人摸得着。有的人懵了,有的人慌了,本来一天的考试,下午不少人没来。王怡看了看手里的棒棒糖,牛奶口味。一想到央美的考题还有这种套路,就觉得有点意思。咬着棒棒糖,脑海中冒出几声哞哞哞,几只呆萌的小奶牛绕着棒棒糖跑,三下两下就涂了包装纸。

 

没想到,考官还挺喜欢。就这样误打误撞进了央美,成了有名的“棒棒糖一代”。

 

 

话说央美考题改革,课程也和之前不太一样。王怡入了学才发现,大家都是“小黑鼠”。大一大二大三全是高强度的综合课程,大四才分专业做毕设,必须打足十二分精神,使出十八般武艺。更可怕的是“淘汰制”!要是毕设不过关,导师分分钟不留情面,让你再留校一年。

 

花了大半年时间,王怡才做出了个“丑得很深刻”的毕设作品。雕塑、版画加插画,让那些被线牵制的“面饼人”,像带着镣铐跳舞的小丑,在灯光聚集的舞台孤独又滑稽。这个“丑得深刻”的作品,不仅让她拿了高分,还在央美毕业展的时候圈了不少路人粉。

 

王怡把它叫做《丢失的人》,代表奴隶、妓女、童工,以及那些被边缘化、被遗忘的群体。在有些人的眼中,他们可能上不了台面,是丑的。她倒觉得,他们可以重新定义“丑”,让人看到真实的社会和自我。“一切真实的美中都带有丑陋的观点。可能世界上真正伟大的艺术,都是‘丑陋的’。”她说,这种丑陋不是表意上的样貌不好,它指的是能够揭露现实的“丑”,表达自我的某些负面、低沉情绪,通过社会上底层的人物,呈现真实的世界。有时人们会掩盖真实的东西,去营造看起来一切都很好的表象,其实内里已经破败不堪。她要触碰,那些表面之下的真实,以及一般人不敢触碰的话题或领域,用艺术为弱势群体发声。

 

《丢失的人》人物雕塑

 

《丢失的人》版画

 

《丢失的人》拼贴插画

 

“奴隶与小丑形象的隐喻,正象征着现代社会中身不由已的人类处境,设计以戏剧化的场景插画,质询何以获得真正的生命解放。”央美设计学院副教授评价道。

 

顺利毕业的王怡,后面的经历更有趣——“靠做梦”拿到了伦艺的offer。申请伦艺研究生的作品集中,4个项目中就有2个关于“梦”。

 

她说自己特别喜欢做梦。噩梦还挺多。有时候是电梯惊魂,有时候是被人追着跑,有时候是躲凶巴巴的狗。因为讨厌被噩梦支配的恐惧,她想着倒不如画出来,给自己找个出口。

 

作品集中关于“梦”和“自我”的说明

 

 

 

《绿色恐慌》,源自噩梦

 

有一个梦很特别,叫《茧与剪》,12幅黑白插画组成小故事,表达噩梦带给她的影响和心理变化。梦里的“她”一开始用蚕茧包裹自己,但还是不安。直到有一个人剪开困境,将“她”从蚕茧中救赎。最后,“她”才发现那个人就是自己。

 

 

 

 

《茧与剪》系列

 

伦艺的教授看完直说“太可爱了”,特别喜欢这种笨拙的铅笔笔触,有温度。以至于后面把电话面试的流程都省了,直接把offer给了王怡,希望她能到伦艺,继续“做梦”,深入她的插画项目……

 

“吃糖”考央美,“靠做梦”上伦艺,一般人做不出的事,在王怡身上,似乎是顺其自然,特别平常。王怡从小和其他小姑娘不太一样。人家喜欢洋娃娃,小裙子。她喜欢丑东西、小丑和怪娃娃,越怪诞越顺眼。连小时候在杨梅红画画,画的都是荒诞怪异的小人。要是有人欣赏不来,她就说,这叫丑萌,有别样的美感。至于自己独有的审美方式,不必和人一样。

 

幸好老师知道她的脾气,常常给她半开的大画布,比她还高一点,让她想怎么画就怎么画。她也不犹豫,提笔就画,涂了一个又一个“丑玩意”。她的手机里一直存着3幅丑丑的小画。每一次回看“丑画”,都觉得有意思,想起在杨梅红无忧无虑的时光。这种不可超越的自由感,一直提醒她别忘了“做自己”。

 

“艺术教育培养一个人的审美能力和创造力,让感性思维和理性思维得以平衡与运用,完成一个人最基本的人格塑造。小时候积攒的能量,可以支撑未来。感谢杨梅红,帮助我有更多面对问题的勇气。”

 

“别以为艺术没什么用,它太有用,简直是人的刚需。现在有很多人成绩好,考上了名校,但不一定是个人格健全的人。他也许会做出很多犯罪的事情,这些都源于人格的缺陷和童年的教育缺失。”

 

“我想,不管我们未来是否要成为艺术家,自我探索,学会和自己、和世界和谐共处,是一辈子都要去做的事情。”她说。

 

 

 

伦艺作品集之《人格面具》根据真实事件“24个比利”创作,研究多重人格。探讨如何“接受自己”,与世界相处。

 

所以,她尝试一切可以体现理念的材料、手法,却最喜欢手作。亲手创作的东西,更有温度,更有人情味。即使不完美,糙糙的,却是真实而有质感的。因为她坚持,艺术要有灵魂,打动自己,触动别人。她平衡视觉表达和作品内涵的关系,希望大家看一眼作品,就可以get到怪诞、离奇,暗黑却不失童真的感觉。再看一看,还能发现童真之下浓浓的人文关怀……

 

伦艺作品集《奴隶制》用木片插画、泥塑、藤条编织、场景拍摄等方式呈现奴隶制废除之后,黑人仍面临的生活和精神上的困境。

 

不管是考央美,还是申请伦艺,王怡觉得重要的是遵从内心,去探索,直到找到适合自己、真正热爱的事情,为之努力,为之成就。关于未来,王怡选了插画艺术家这条路,她期待为那些追求自我,思考世界的人而创作,引起更多人的共鸣和思索。

 

毕业时,央美特意把当初150多份考卷做成了丝巾和棒棒糖,作为学生的毕业礼物。对于院长所说的:“你们是怎么进来的,现在把它还给你。”王怡印象特别深刻,她把这句话理解成——“勿忘初心”。

 

央美毕业礼物棒棒糖&丝巾